无人机武器化 很可能是东南亚地区恐怖分子的新作案手法

译者按:本文编译自新加坡智库“国际政治暴力与恐怖主义研究中心”(ICPVTR)副研究员V.阿里亚蒂与印尼智库“激进主义和反激进主义研究中心”(PAKAR)高级研究员Muh.Taufiqurrohman于2021年3月12日发布在《外交官》网站上的题为《武器化的无人机:东南亚地区恐怖分子的下一个作案手法?》的文章,部分内容有删改。此文中有大量情况与事实不符的地方,请各位读者自行甄别。编译此文,只为参考,同时向大家提供外媒的看法,并不代表译者同意或者证实其观点与消息。由于译者水平不足,文章中可能出现的错误请各位读者多加指正。

2020年,印尼反恐警察第88分队执行的一系列逮捕行动表明,恐怖分子有意使用无人机(UAV)进行恐怖袭击。去年10月,一群以雅加达郊区的贝卡西为基地的“以(yi)色(si)列(lan)祈祷团”(JI)恐怖组织武装分子在被警方围剿的过程中,发现他们拥有一架无人机,以及配套的武器。两个月之后,总部位于印尼的一家研究恐怖主义的非政府智库PAKAR的研究表明,一个由长期极端主义者Hanif Ali Bhasot,别名“Abu Dayyan”为首,支持“ISIS”恐怖组织的印尼恐怖组织,计划在雅加达使用无人机针对反恐警察进行一次恐怖袭击。在东南亚地区,恐怖分子将无人机武器化的威胁有多大?

资料图:“以(yi)色(si)列(lan)祈祷团”(JI)恐怖组织头目于2020年7月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

在东南亚地区,目前无人机已经广泛用于非政府组织和个人的非军事目的,例如航拍、监视非法伐木、在种植园喷洒化肥和农药、商业广告和娱乐等。尽管2019年东南亚地区商用无人机市场仅占有全球价值1273亿美元的3%,但是预计未来几年还将有着极大的增长。自2015年以来,印尼的无人机销量平均每年增长25%,这种增长的背后,无人机低廉的价格占了很大原因,从30美元到4000美元不等的价格使得更多的人愿意去购买无人机。

巢穴位于叙利亚的恐怖组织——ISIS与“Hay'at Tahrir al-Sham”(HTS)等已经广泛将消费级无人机应用于各种目的,例如宣传、监视、引导车载简易爆炸装置(VBIED)攻击,直到向目标投掷弹药/炸弹。在东南亚,以(yi)色(si)列(lan)恐怖分子已经使用无人机进行监视和宣传,但是还没有使用无人机运送/投掷弹药的实例。例如,在菲律宾地区活动,支持ISIS恐怖组织的“Maute”恐怖组织在2017年,就已经使用无人机进行监视和宣传活动。2016年,支持ISIS恐怖组织的马来西亚激进分子穆罕默德·菲尔达乌斯计划使用无人机对布城的布吉阿曼联邦警察总部和布吉贾利勒的“自由梅森寺”(Free Mason Temple)发动炸弹袭击。同样,第二年在印尼,一名名为赛亚姆·费里·安托(化名阿布·哈菲)的亲ISIS恐怖分子被捕后,一份法庭文件显示,他计划在一架无人机上安装一枚中型炸弹。不过,这些恐怖分子在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恐怖袭击计划都没有实现。

迄今为止,当地的恐怖分子除了将刀具和车辆等日常工具武器化以外,还继续使用爆炸和枪击等传统恐怖袭击手段。然而,当局应该对恐怖分子使用武装无人机的可能性保持警惕。

首先,正如恐怖主义领域的研究专家Truls Hallberg Tønnessen所指出的,武装冲突地区的领土控制和作战行动是武装分子尝试技术创新的最有利地区之一,这也包括了恐怖主义事件高发地区。对商用无人机进行DIY改装,以运输和投掷炸弹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在东南亚,“Maute”恐怖组织在2017年5月-10月期间曾控制了马拉维市,是唯一一个购买无人机并将其用于对即将到来的军事打击的防御、监控、预警等用途的恐怖组织。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东南亚地区的恐怖组织涉足武器化无人机的领域,但是如果2017年的马拉维事件或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发生的血腥宗教社区冲突再次发生,那么当局在相应区域应该预见到会有激进分子采取这种战术。

在马拉维地区的反恐战争中出现的无人机。

第二,到目前为止,恐怖组织一直显得非常有耐心,在准备完成之前并不发动袭击。他们有使用无人机的意图,但是外界并不清楚他们是否真的有计划使用无人机发动恐怖袭击。在这一地区活动的恐怖组织中,特别是“以(yi)色(si)列(lan)祈祷团”(JI)和Jamaah Ansharul Khilafah(JAK),以及印尼地区的亲ISIS恐怖组织团体,都致力于进行长期的“圣(kongbu)战(xiji)准备”,其中就包括了制造武器。在这种情况下,JI可能是印尼地区唯一一个拥有无人机的恐怖组织。与此同时,根据PAKAR的研究,JAK也在2019年讨论了无人机的采购事宜。

第三,其他亲ISIS恐怖组织的团体,也有可能试图获得无人机并将其武器化。根据PAKAR的研究,2020年12月,Abu Dayyan团伙就曾经考虑使用改装的无人机来打击他们的目标,这些无人机可以携带自制的弹药,其中包括5-10cm长度的金属“子弹”。该团伙没有继续实施这个计划,其理由是担心这样的袭击需要长时间的准备,而且他们缺乏相应的技术能力。鉴于这些担忧,许多恐怖组织选择了他们更熟悉的传统战术,例如爆炸。尽管如此,招募对恐怖组织意识形态有认同感的技术人员,可能会对他们试图将无人机武器化的过程中改变游戏的规则。

第四,考虑到叙利亚地区的两个大型恐怖集团都在进行无人机项目,存在着IS和HTS的印尼籍恐怖分子可能已经接受过无人机制造和操作培训的风险。2020年10月,在贝卡西被捕并拥有一架无人机的四名“以(yi)色(si)列(lan)祈祷团”恐怖分子中,有一名在叙利亚接受过培训。这意味着,这些返回东南亚地区的恐怖分子,有可能填补当地恐怖组织的技术空白。

第五,印尼一些监狱的罪犯,尤其是有贩毒背景的罪犯会试图利用无人机运送毒品和手机,并在监狱内使用非法走私的手机来增强网络信号。虽然在恐怖分子类囚犯中没有观察到这种企图,但是考虑到一些恐怖分子类囚犯影响毒品类囚犯,使其激进化的例子,这种对无人机的使用不应该被忽视。特别是在中爪哇省南部海岸外Nusa Kambangan监狱也发生类似事件之后,该监狱是印尼目前最高级别的监狱。

该地区的当局应该在这一领域继续进行投入,以减少无人机的入侵,或是用于监视或指挥对重要设施的攻击、直接袭击。资源受限的恐怖组织可能会部署相对廉价的商用成品无人机(例如在马拉维的例子),因此当局可以购买更多反无人机设备,例如市场上型号繁多的无线电干扰类设备,来做出相应的回应,以保护可能成为恐怖分子目标的更多措施。尽管此类措施可以减轻某些商业型无人机的威胁,但是当局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技术储备,例如定位可以远程控制无人机的操作员等。

最后,执法机构应该查明拥有制造武器化无人机这一技术/技能的恐怖分子,并防止他们扩散和使用他们的技术进行攻击。

 


posted @ 21-04-04 11:38  作者:admin  阅读量:
竞彩堂平台,竞彩堂官网,竞彩堂网址,竞彩堂下载,竞彩堂app,竞彩堂开户,竞彩堂投注,竞彩堂购彩,竞彩堂注册,竞彩堂登录,竞彩堂邀请码,竞彩堂技巧,竞彩堂手机版,竞彩堂靠谱吗,竞彩堂走势图,竞彩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竞彩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